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两千零两百八十五章 处置

作品:踏星|作者:随散飘风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20-09-20 10:43:37|下载:踏星TXT下载
  “老爷子,他们今天,任由我们处置”,陆隐声音低沉,告诉玉川。

  玉川激动地颤抖,死盯着夏之彤一行人,嘴里喃喃自语,“谢谢,谢谢,谢谢…”。

  他在对陆隐说,却不敢看陆隐,唯恐陆隐身份暴露。

  这份谢意,即便用生命偿还都还不清,他不用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冒充玉昊,不用知道他的目的,他只知道是这个人挽回了玉家颜面,是这个人,替他们报了仇,这就够了。

  神武天众人静静看着,柴半祖,乌尧等外人也都看着,还有忆贤书院那些人。

  谁都没想到神武天那么狠,将自家子弟交给玉昊处置就算了,竟然还是在祭祖仪式上,这份狠辣让人心寒,同时也让不少人看到了信心,神武天如此对待玉昊,如果他们也表现出一定的天赋实力,加入神武天的地位未必就比那些夏家子弟差。

  王家,白家,白龙族对待主脉与支脉态度虽有不同,却不至于像夏家这么狠,夏家对待支脉残忍,虽然容易造成支脉的背叛,却也让外姓之人看到了夏家的态度,算是有好有坏,而近日处决夏之彤等人,就是夏家对外表现的态度,他们,收到了效果。

  王家,白龙族都拉拢学生,但这些学生不傻,加入这些庞然大物,地位永远不可能比得上其家族中人,但夏家不同,夏家对待支脉子弟比对待外姓修炼者更狠,这让他们有优越感,一种面对夏家人的优越感,更容易让他们加入,归心。

  不管夏家有什么打算,陆隐不去想,他扶着玉川一步步走向夏之彤等人。

  这段路很长,玉川走的很慢,但没人催他们,就这么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去。

  夏之彤跪在地上,早已麻木,这段日子的经历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,她从刚开始的希望到最后的绝望,再到麻木,已经变了一个人,尤其当她知道自己要在祭祖仪式上交给玉昊处决,这个决定让她彻底疯了,她没办法接受自己被夏家放弃的事实,不应该这样的,夏家为什么要放弃她?怎么说她也是夏家的人,代表了夏家的颜面。

  她本以为夏家会救她,但随着玉昊的消息一步步传来,她距离深渊也就越来越近,那个人太璀璨了,璀璨到神武天都不会放弃,要想尽一切办法拉拢,即便夏家没有放弃她,整个树之星空也没有她容身之地。

  夏之彤麻木的望着玉昊和玉川一步步走来,每一步,都让她距离死亡更近一步,每一步都踏在她的心间。

  终于,脚步临近,近在咫尺,停下。

  夏之彤缓缓抬头,看到了玉昊,他还是那么俊朗,那么让人迷恋,如同第一次看到,那个时候她发誓要想尽办法得到这个男人,最终她得到了,不仅得到了他的人,也得到了他的心,等等,他眼里那个怪物是谁?是自己吗?他瞳孔中看到的那个人影是自己吗?不,那不是自己,那是怪物,是丑陋的怪物。

  夏之彤目光绝望,疯狂挣扎,“那不是我,不是我,那是怪物,丑陋的怪物,不是我…”。

  玉川死盯着夏之彤,“就是你害了玉家,害了我儿子,害了我孙子”。

  陆隐握紧玉川的手臂。

  玉川急忙改口,“幸好天可怜见,我孙子化险为夷,否则我玉家将沦为整个树之星空的笑柄,你这毒妇”。

  夏之彤疯狂大喊,“那不是我,我不是怪物,我迷倒无数男人,那不是我”。

  所有人望着夏之彤发疯,一个个目光复杂,同情吗?有吧,却也有别的情绪,如果玉昊没有被古言天师收为弟子,如果他不是表现的这么妖孽,夏之彤不会是这个下场,她会永远在玉城快活,享受她喜欢的一切,直到老死,没人会对她怎么样。

  这就是现实,修炼界的现实。

  看着这一幕,即便柴半祖等人都心悸,他们只是半祖,不是祖境,如果哪一天宗门有必须他们牺牲的选择,他们,也会跟夏之彤一样,不达祖境永远没有自己选择的机会。

  然而到了祖境就有选择机会了吗?

  “老爷子,让这一切,结束吧”,陆隐深沉道,他伪装玉昊,以玉昊的身份行走树之星空,如今,算是报答了,也算了却魁罗的一个心愿。

  玉川闭起双眼,抬手,一掌拍下,夏之彤应声倒地,玉川没有让她尸骨无存,因为夏之彤此刻的容貌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,这个容貌玉川要让她保持到死,永远的保持下去。

  夏之彤后面那些人恐惧呐喊,求饶,哀嚎之声响彻,却一个个消失于玉川掌下。

  陆隐没有出手,玉家的一切就让玉家来终结。

  夏神飞看着陆隐一直跟在玉川后面而没有出手,目光一闪,眼中带着思索。

  一个个人倒地,也就在这一刻,忆贤书院一众学生才知道昊玉先生,就是那个名扬树之星空的玉昊,不过这个名扬可不是好事,夏之彤对玉家做的一切让玉家成为笑柄。

  然而自今日起,这个笑柄消失了。

  农四娘看着陆隐平静的脸,她第一次感觉昊玉先生陌生,比当初从青月区夏家分支走出后更陌生。

  原本应该是平凡的一次祭祖,却因为夏邢差点拔出残刀,以及最后的处决变得不平凡。

  祭祖后,陆隐没有跟任何人说话,独自回到了住处,至于玉川,也被神武天带走,在确定陆隐完全加入神武天之前,玉川依然不是自由的。

  乌尧想找陆隐问清楚,却被夏邢抢先了一步。

  夏邢早已急不可耐要找陆隐索要辰祖血液,没人比夏家人更渴望拔出残刀。

  “辰祖血液,我有”,陆隐淡淡道。

  夏邢眼睛发光,盯着陆隐,等待他接下来的话。

  “可我为什么要给你?”,陆隐反问,看着夏邢,目光深邃。

  夏邢急道,“我是你在神武天的内应,你要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,帮我,就是帮你自己”。

  陆隐沉思。

  “我被你在体内打入了禁制,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,夏邢急道。 陆隐抬眼,“禁制可以取消,神武天有祖境强者,我可不认为我的禁制能让祖境无可奈何”。

  “我强行融合本体,还帮过你,怎么可能请老祖解除禁制,这么做我也要暴露”,“可你拔出了残刀”,夏邢话还没说完就被陆隐厉喝一声阻止。

  夏邢长了张嘴,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陆隐与他对视,“拔出残刀的你,价值早已不是一个族长可以决定的,我猜的没错吧”。

  夏邢沉声道,“我可以发誓,决不背叛你”。

  陆隐收回目光,沉吟片刻,“好,我相信你,不过辰祖血液难得,我不可能白给你,有些东西就算我自己都舍不得用”。

  “我理解,你想要什么?”,夏邢松口气问道,只要能得到辰祖血液,拔出残刀,他什么都可以交换。

  陆隐抬起两根手指,“第一,告诉夏子恒,你的分身在寒仙宗云林塔内,王正,龙柯也都在那”。

  夏邢迷茫,“寒仙宗云林塔?就是你在寒仙宗放我出来过一次的地方?”。

  “这你不用管,照我说的做就行了,第二”,他目光炙热,“我需要资源,非常庞大的资源”。

  夏邢目光一缩,“少祖星上的资源都是你拿的?”。

  之前少祖星资源失踪,那时候眼前这个夏邢被陆隐囚禁在至尊山,所以不知道,直到来了神武天,他取代夏邢本体才知道自己被抓后发生的事,一面震惊陆隐的手段,一面也好奇那么多资源哪去了。

  他猜测会不会被陆隐扔去了废弃之地。

  “是我拿的,怎么,你还要告发?”,陆隐反问。

  夏邢干笑,“这怎么可能,只是好奇那么多资源哪去了”。

  “与你无关,总之我需要资源,越多越好”,陆隐嘴角弯起,“资源越多,你得到的辰祖血液也就越多”。

  最后一句话让夏邢眼神都变了,但随即他就苦涩,“神武天资源是很多,但我能调动的也没多少,绝对没有你在少祖星得到的多”。

  “以你可能拔出残刀的身份,我不信会少,你可以走了,总之,你给我的资源越多,辰祖血液也就越多,你应该清楚,辰祖血液唯有达到一定的量才能帮你拔出残刀”,陆隐提醒了一句,然后赶走夏邢。

  夏邢离开陆隐住处,紧接着乌尧到来,想探听陆隐态度。

  陆隐明确表示已经拜师白望远,自然不可能加入神武天,否则一个两姓家奴,谁都不会要。

  乌尧看着陆隐,“你知道就好,即便你天赋再高,想在寒仙宗与神武天之间摇摆也不够资格,就算祖境强者都不够资格”。

  “我知道”,陆隐回了一句,看着乌尧离去。

  在寒仙宗与神武天之间摇摆?错了,他是在四方天平之间摇摆。

  至于夏邢索要辰祖血液,陆隐决不可能给他,一旦死神印法被破,他就完了,而发誓什么的陆隐也不可能全信,毕竟夏邢可是会九分身之法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