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47.烫脚

作品:传奇从重生开始|作者:肖邦乱弹琴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20 10:42:53|下载:传奇从重生开始TXT下载
  高崎和陶洁从他妈家出来,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。

  陶洁今天心情格外好,这从她那对大眼睛流露出来的欢快里,就能感受得到。

  那时候的唐城,晚上九点钟以后,公路上就没有了太多的车辆和行人,只两旁的路灯,把公路照耀的一片光明。公路就比白天的时候,显得空旷了许多,

  陶洁骑着踏板,高崎照旧是骑他的那辆二八自行车。

  陶洁就慢慢骑,和高崎一路并肩在马路上走着,边走边说话。

  “店里有什么事儿啊?”陶洁就问高崎。

  “回家说。”高崎回答她。

  “这样走着还耽误说啊?”

  “回家说。”高崎还是那句话。

  “你说不说?”

  “回家说。”

  陶洁就加油门,让踏板跑的更快一些。

  高崎发觉了,就猛蹬两下自行车,又和她齐头并进。

  陶洁就又跑快一些。高崎很快就追上来了。然后陶洁就更快。

  两个人就在空旷的马路上飙开了车。

  高崎和陶洁一样,今天心情也很快乐。不仅仅是为解决了陶洁父母那边的事情,还是为解决了蒋师傅这件事情。

  从此,蒋师傅也会和陶洁一样,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未来。

  大凡一个人,在做了一件好事,帮助到了别人的时候,心里总是会有一种说不出的,愉悦的感觉的。

  高崎现在的心情,估计也是这个样子。所以,他就傻小子一般,用自行车,和陶洁的摩托车比起了速度。

  高崎力气大,蹬的那辆二八自行车风驰电掣,倒是陶洁怕出事,主动放慢了速度,不和高崎玩了。

  高崎就在前面放慢了速度,等着陶洁追上来。

  陶洁追上来就骂他:“你耍彪啊你?”

  高崎就嘿嘿地笑。

  “笑,就知道笑!”陶洁做出生气的样子来看着他。

  高崎又嘿嘿两声。她终于忍不住,也笑了。

  路灯下,陶洁面部的轮廓,就有了一层模糊的光晕,但腮两边那对小酒窝,仍旧可以看见。

  高崎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,陶醉的感觉。

  “陶洁,你真漂亮。”他由衷地说。

  陶洁就有些不好意思,训他说:“哪有夸自己媳妇漂亮的?不害臊。”

  高崎说:“你就是漂亮嘛,漂亮还不让说啊?”

  “不理你。”

  陶洁说完了,一加油门,踏板后尾冒一趟白烟,往前去了。

  高崎看着妻子的背影,心里就生出无限的幸福来,紧蹬几下自行车脚踏,追陶洁去了。

  到家的时候,已经十点多了。进来院子,关上院门,陶洁要去厨房,用液化气烧热水。

  冬天冷,洗漱、喝水就都得用热的。两个人一天不在家,暖壶里的热水,这会儿估计都变凉水了。

  现在买的保温壶,也不知怎么的,就是不怎么保温了。高崎记得他小时候,保温壶里的水,三天以后倒出来喝,都是热的。

  这也算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过程中的一种必然吧?只注重降低成本,就不管质量了。

  看陶洁要去烧水,高崎就喊她说:“你别去烧水了,我去点上地炉,顺便就烧水了。”

  地炉的上口可以炖热水壶,既让屋里暖和起来,又可以烧水做饭。

  陶洁站在厨房门口说:“快十一点了,算了吧?”

  高崎坚持要点炉子。

  不点炉子,屋里冰凉,脱衣服睡觉会冷,高崎怕冻着陶洁。而不脱衣服睡觉,会睡不舒服。

  高崎开了服装店,不管经营的效益如何,他都会告诉陶洁说,服装店挣好多钱。

  这样,他就有了把卖银元的钱,拿出来花的理由。

  陶洁对高崎十分信任,也不会去注意服装店到底挣多少钱。再加上胡丽丽和高崎一伙儿,一起帮着他糊弄陶洁,陶洁也就真的以为,服装店可以挣好多钱了。

  这样,高崎就等于是有钱了。

  入冬以后,他就买了两吨无烟块煤,用来烧那个地暖炉子取暖。

  无烟块煤很容易着火。把地炉里先放几块木头,点着了,再把无烟块煤放进去,基本不用管,很快就可以着的很旺,屋里也就很快暖和了。

  陶洁又用踏板摩托车,从厂里带些擦机床用过的棉纱回来,棉纱里再浸上些废机油。

  打火机点着油棉纱,棉纱再把木头引燃,木头又把上面的无烟块煤给点着了。

  整个生炉子的过程,用不了五分钟。

  那时候,还没有不让用煤生炉子的规定,城郊可以生炉子。就是城里,好多过去没有暖气的小区,还有平房,都在用煤生炉子。就是好多饭店和早点铺子,用的也是煤炭。

  因此,整个冬天,从远处山上看坐落在山坳里的唐城,基本都是笼罩在一片蓝烟里的,雾蒙蒙的。

  无烟块煤很贵,一般人家舍不得用。都是买些煤粉,掺些山上挖来的黄土做粘合剂,用水搅拌在一起,烧那个。

  唐城人管这种用煤粉和黄土加水制作出来的东西,叫“打火”。“打火”摊在地上,做成一块块的饼子,晒干了就叫煤饼。

  多数人家冬天都是烧这种“打火”或者煤饼的,这个便宜。

  高崎有钱了,自然就懒得费力气弄这个。制作这东西又脏又累,还不容易着火。而无烟块煤却很容易着火,燃烧值也高。

  像他们这样回来晚了,也很容易就能把炉子生上,屋里很快就会暖和起来。

  高崎非要生炉子,陶洁就不去厨房,站在那个地炉的上面,看高崎点炉子。

  木柴很快就被油棉纱引着了,火苗发出“呼呼”的声响来。高崎又用小火铲铲些块煤进炉子,然后就把装满水的热水壶放在冒着小蓝火苗的炉子口上。

  “外面冷,进屋。”他从地炉下面走上来,对站在上面的陶洁说。

  两个人就一起进屋。

  这时候,屋里已经可以感觉到一丝暖意了。两个人就并肩坐在里屋床上,等着屋里慢慢暖和了,好脱掉外面的大衣。也是等着地炉上炖着的水开了,再兑了凉水洗漱。

  “明年这时候,咱们就可以住进城里的新房了。”高崎说,“新房里有暖气。现在都是水暖,可暖和了,冬天屋里跟夏天一样,能到二十七八度。”

  “那东西要交取暖费的,一年好几百呢!”陶洁说。

  “咱们现在有钱,七八百对咱们来说,还叫钱啊?”高崎说。

  “高崎,以后守着外人,不要总说自己有钱。”陶洁就嘱咐他,“财不外露。别人问,咱就说,比上班强点,每月多挣个几百块。可一样,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,也得自己交。”

  高崎就看着她笑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陶洁就不高兴说,“我跟你说的你听见了没有啊?咱们说挣钱多了,人家会嫉妒咱们,也不安全,容易被人惦记上。”

  高崎就说:“嗯,听你的。”

  一会儿工夫,地炉上炖着的水开了,高崎就提了壶进来,倒在脸盆里和暖水瓶里,又给陶洁倒一玻璃杯,待会儿凉了好喝。

  陶洁洗完了脸,坐在外屋八仙桌边的椅子上洗脚。高崎就过来,坐个小板凳在她身边给她洗。

  “哎呀,不用,我自己洗。”陶洁就不让。

  高崎边给她洗边说:“你坐的高,弯腰不得劲。厂里没暖气,这脚冻一天,得好好烫烫。”

  其实,他是愿意给媳妇洗脚的。

  陶洁的脚长的好看。脚面和脚指头都十分修长,拿在手里又是那么柔软。白白的小脚丫,在热水里泡一会儿,就变成粉红的,更美了。

  高崎都是把水弄得很热,烫的陶洁龇牙咧嘴的。他的两支大手压在她的脚上,不让她从水里拿出来。

  等烫过了那一阵,适应了,就会感到特别舒服。

  这时候,屋里已经暖和起来了,陶洁烫脚烫的,小脸上都有汗了。

  给她洗着脚,高崎就说:“今晚上,我没去服装店。我去找蒋师傅了。”

  “你找我师傅干吗?”陶洁问。

  高崎说:“她不肯要你借给她的钱,就是怕将来还不起。照她现在这个样子,她还真是还不起。”

  陶洁就又问:“你找我师傅,她怎么说?就是因为这个,她才不肯要咱们的钱,是吗?”

  高崎承认说:“是。”

  接着就不无忧虑地说:“可是,她又欠下那么多债,怎么办?只能继续和那个男人在一起,指望那个男人替她还债。”

  “你和她提这男人的事了?”陶洁听了就有些急。

  “是她主动提的。”高崎说,“咱们是夫妻,她都告诉你说了,肯定就不会瞒着我,对不对?”

  陶洁就深深谈一口气说:“唉,这让师傅以后,还怎么做人啊!”

  过一会儿,高崎说:“我这回去,是教她一个办法,让她不用指望那个男人,自己就有能力把债都还上。不只是把债都还上,还可以在别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和那个男人断了。”

  陶洁就睁大了眼睛,看着高崎,好一会儿才问:“你能有这办法?”

  高崎说:“肯定有。”

  陶洁就问:“那你说说,这是个什么办法?”

  高崎就把上午去找蒋师傅,和蒋师傅说的那一套,又给陶洁重复了一遍。

  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。

  现在,有高崎成功的经验在前面摆着,陶洁的思想渐渐开窍。她已经知道,做买**在厂里死靠那么几个死工资,要强了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