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【117】人间地狱

作品: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|作者:缁衣韩九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20 02:20:20|下载: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TXT下载
  哼,早就说了,萧风衾的剑术不能再一个劲追求美观了,光潇洒飘逸有个屁用啊,一个个舞起剑来跟个花蝴蝶似的,又不是去采蜜,除了能让萧风衾乐滋滋地坐在凉亭那里多喝几盏茶,多跑几趟茅房,能有什么用。遇上稍棘手一些的邪祟,这就原形毕露了吧。

  身上一暖,秦寐语诧异回头查看。

  是楚卿芫甩出来一个小小的蓝色的防护结界,将她重重保护起来,和十几年前她布下的那个蓝色防护结界一般。

  秦寐语站起身看着楚卿芫,没有说话。

  楚卿芫执着破执,冲她神色凝重叮嘱道:“哪里都不要去,待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说完,立即转身。

  “楚卿芫……”秦寐语出声唤住他,忙说道,“我想和你一起过去,我不会拖你后腿的。”

  不管情形如何,既然她在,绝对不能让他同一人涉险。

  “秦芄,”脚步一顿,楚卿芫回转身,眸色深沉地望着她,他抿抿唇,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  秦寐语望着他疾步而出的身影,很快就在前面消失,心情复杂。

  看着身边蓝色的光晕,伸手触了触,她忽然笑了,笑着笑着,鼻子竟然有些发酸。

  十数年前那个躺在这蓝色防护结界之中的小小人儿,如今可以独当一面,能反过来保护她。

  她还记得他仰着小脸对她说的那些稚嫩的话,他说他会快快长大,他说他会保护她……

  所以,姓楚的,你不是担心我会拖你后腿,你是担心我会受伤。

  不,不是的,他是清濯真人。上辈子是,这辈子也是。

  锄强扶弱,济世扶倾。

  他想护住的从来都是众生,而她,只是这众生中的一个而已。

  伸手破掉结界,秦寐语看着躺在地上重伤昏迷的几个弟子,愣愣出神,终于还是蹲下身来。

  这些人中了尸毒,好在并不致命,就是处理起来麻烦一些。

  处理好这些人的伤势,秦寐语看向楚卿芫离去的方向。

  他,是他,又不是他……

  一时之间,心头百味杂陈,忽见东南角青光大绽,剑气冲天,秦寐语心一沉,霍地站起身!

  是破执!

  需要耗费这么多的灵力对付的,绝对不是简单的邪祟。

  秦寐语想都没想,立即冲了过去。

  赶到地方,她顿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。

  数十近百的人被邪祟夺走魂魄,成了没有意识的走尸。看衣着,应该是这个小镇子上的普通老百姓,男女老少皆有。

  杀邪祟自然是不会手软,可这些是失了魂魄的走尸,只要能及时唤回魂魄,这些人还是可以活过来的。所以,这些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人。

  不恨苦地的弟子投鼠忌器,才会束手束脚。不过,伤成那副鬼样子,太丢人了。

  秦寐语当即双手合十,默念禁术之中的结魂咒,双手缓缓拉开一个红艳似火的结界,趁楚卿芫闪身起开的瞬间,猛地丢过去,将那一群呼呼喝喝嘶吼的走尸全部都罩在其中。

  楚卿芫早就有了处理的周全之策,只是一个闪身,避开走尸的袭击,手中的符咒还未掷出,就见已有人先自己一步结阵,不由得很是诧异。

  回首见是秦寐语,他心头一惊:“谁让你来的!”

  这里这般危险,只要被走尸伤到,就会中尸毒,轻则昏迷,重则身亡。

  秦寐语见他面上染有薄怒,竟有七八分以前做她师父的那个清濯真人的气势,心里一怂,差点又想三行鼻涕两行泪地膝行上前哀嚎“师父您老人家别生气啊”。

  很争气地克制住冲动,秦寐语飞身去到他身边,手指在破执上一抹,闪身入阵:“快点召唤魂魄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进阵之后,秦寐语凝神静心,将指腹上的鲜血悬空画成符篆,猛地托起之后,就瞧见那符咒分化做一个一个的小符篆,将那些失了魂魄的走尸一个一个全都束缚起来。

  符咒加身,这些走尸像是得到了安抚,乖乖地站立在原处,一动不动。

  不管是结魂咒,还是安魂咒都是极其耗费灵力,秦寐语做好这些,筋脉处隐隐传来针扎一般的刺骨寒意。刺骨寒意的熟悉让她心头一凛,秦寐语不由得发怔。

  难道昨晚并不是错觉……

  这一分神,立即感觉到结界下沉,秦寐语不敢怠慢,又生生给托了起来。

  依着楚卿芫如今的修为,再撑个一盏茶的功夫,应该就可以了。一个人撑着结魂咒和安魂咒,还有一个大大的结界,秦寐语也再也无暇分心,她默默催动灵息一一加固。

  总不能让楚卿芫自己一个人撑着,这不是一个人的活。知道凭借楚卿芫如今的修为,也不过是多耗时劳心的事,可她秦寐语既然在,如何能袖手旁观。

  楚卿芫见秦寐语如此,神色凝重,没有再多言,他把手里的破执推出,破执安静地悬在秦寐语的身侧,静立不动,泛着莹莹的青光。

  楚卿芫立即盘腿而坐,催动灵识前去寻找这些村民的魂魄。

  看着身边静立不动的破执青剑,秦寐语翻了翻白眼。

  这个姓楚的是傻子么,他现在催动灵识,户门大开,没有结界防御,还把破执丢给她,一点防御也没有,岂不是成了待宰的小白羊!

  气恼归气恼,可惜秦寐语什么都做不了,她现在身处阵中,丝毫也不能分心,更不能随意挪动。

  两人都知道,此等情况最好是速战速决,免得节外生枝。要是这个时候出了意外,两人的处境很是危险。

  有句糟心的话叫怕什么来什么。

  静心撑阵,眼看已经成功大半的秦寐语是被剑击之声扰乱了心神的。

  破执悬在她的身侧,肯定是察觉到了异动,才出击的。它是清濯真人的一品灵器,自然是和主人心意相通,定是楚卿芫用来护她的。

  秦寐语留意过,如今这把破执的剑柄镂空之处,还没有镶嵌那颗玲珑剔透的白色玉珠。她不记得到上辈子清濯真人的破执青剑上何时有那颗珠子的,可秦寐语知道,那颗珠子非同凡响,楚卿芫以血染之,施加灵力催动的话,可使风云变色,威力极大。

  上辈子没见楚卿芫催动过,秦寐语希望这辈子还是别见了吧,怪吓人的。